鞍钢国贸
  • English
  • |
  • 网络问企
  • |
  • 集团OA
  • |
  • 企业邮箱
  • 金沙
  • 关于大家
  • 资讯中心
  • 产品与服务
  • 经贸合作
  • 党群工作
  • 商务服务
  • 金沙 > 党群工作 > 共青团

    党群工作

    Party Work

    郑笛: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

    时间:2019-06-12 10:04:23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编者按】近日,鞍钢国贸企业产品贸易部青年郑笛的《读<夜航西飞>有感》刊登在了鞍山市团市委的“青春炫钢城”微信公众号上,广受好评。下面,让大家跟随郑笛的优美文字,一同走进《夜航西飞》。

     

    1.jpg

     

     读书格言: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说的是非洲黄金般的喜悦”——引用西方经典中的句子,一打开书页便奠定了编辑讲述本书的基调。《夜航西飞》以二十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的肯尼亚为背景,以生动幽默的笔触真实再现了编辑在非洲的生活,其中包括她毕生钟爱的两项有趣又传奇的事业——训练赛马和驾驶飞机。编辑柏瑞尔•马卡姆,一九〇二年出生于英国莱斯特郡,四岁时随父亲到了肯尼亚。她先是跟随父亲训练赛马,十八岁便成为非洲首位持赛马训练师执照的女性。一九三一年开始,她驾驶小型飞机在东部非洲载运邮件、乘客和补给物品,成为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 一九三六年九月,她从英国出发,驾驶飞机一路向西飞行,最后在加拿大迫降,费时二十一小时二十五分,成为第一位单人由东向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

     

    柏瑞尔在书中以动人的文字,铺陈出她在非洲度过的童年、她参与狩猎的情景、她与当地土著的情谊、她训练赛马的过程,以及她独自驾驶单翼双座木螺旋桨飞机,在东部非洲从事职业飞行并带领猎队搜寻大象踪迹的往事;还详细描述了她从非洲驾机回英国沿途所遭遇到的政治与自然险阻;最后更记录了她在一九三六年九月独自驾机从英国飞越大西洋直抵北美的经过。《夜航西飞》如同编辑柏瑞尔写给非洲的一封情书,尽管编辑的人生经历极其丰富,且这本书也被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但柏瑞尔的一生只有这一本书问世,也可以说她把自己的一生都写进了这本书。一九四二年,《夜航西飞》首次出版。一九五〇年,她回到肯尼亚,重操赛马训练师的职业,直到一九八六年八月三日,她在内罗毕自己的家里突然辞世。书中对编辑的先容仅短短几句,然而“十八岁的非洲首位女赛马训练师”、“非洲第一位职业女飞行员”、“首位单人由东至西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这些头衔,这些荣誉,足以说明这是何其波澜壮阔的一生!人只活一世,传奇也只有一个,或许有这一本书,足矣。

     

    柏瑞尔从四岁起便随父亲来到非洲大地,自幼与当地土著结下了深厚友谊,当地纳迪土著亲切地叫她“莱克维特”。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非洲,而我从柏瑞尔口中了解到的非洲,保留着其苍茫的原始和野性,却不乏亘古的灵性和智慧。“争先恐后的征服者们忽略了非洲之魂的根本,那正是抵御征服的原动力。这灵魂没有消亡,只是沉寂。它的智慧并不缺乏,但却如此单纯,被现代文明的狭隘眼光视若无物......野草总能复生,人工栽培的花草在它面前退却。种族的纯净与真正的高贵并不靠官方文告确立,也不靠生搬硬套,它保存在自然力量与生活目标的紧密关联中,土著牧羊人对它的了解并不逊于头戴学士帽的学究们。”柏瑞尔对非洲这片养育她的土地爱得深沉,她是自幼带着猎犬偷跑出农场,与土著纳迪勇士一同狩猎犹猪的“野孩子”,是被狮子咬伤、差点被非洲野象踩踏却依旧热爱动物敬畏生灵的“女猎人”,是敢为人先追寻冒险与自由的“喀耳刻巫女”。

     

    也许正因从小生长在有着“黄金般喜悦”的非洲大地,柏瑞尔集非洲大地的野性灵性于一身,对她日后的驯马生涯起到天赋般的作用。师从父亲学习驯马的柏瑞尔,以细心的观察和聪慧的领悟力很快便可以独立训练非洲纯种赛马。她对马儿无微不至的宠爱如同能够和他们心有灵犀一般,书中对性格温柔而倔强的牝马“小古怪”、如流亡的贵族一般散发高贵忧郁气质的“坎希斯康”等的描写中,无不满溢着对他们的关怀,以及她在驯马事业中体验到的种种乐趣。书中用《流亡的贵族》单独一篇来描写千里迢迢从英国运来配种的良驹“坎希斯康”,写他的桀骜不驯和高贵的忧郁,写他如何在生病之际踢晕了年幼的柏瑞尔,而之后又是如何被柏瑞尔一如既往的真诚和悉心照料所打动。但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却是柏瑞尔拥有的第一匹马——“珀伽索斯”——这希腊神话中长着双翅的天马。《可曾有匹长翅膀的马?》中,详细叙述了柏瑞尔为牝马“寇凯特”接生的过程,期间紧张的心情和劳累自不必说。而与“珀伽索斯”初见的一刹那,这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父亲为奖励柏瑞尔的努力,把这匹出生的小公马送给了柏瑞尔,柏瑞尔怀抱着刚刚出生还热气腾腾的马身,心中生出“黄金般的喜悦”。在那字里行间,我竟觉得这匹野性与灵性兼具的马,就如同柏瑞尔的化身,他们同样狂野自由,在非洲草原上任意驰骋,又同样拥有一颗桀骜不驯不甘平庸的心,只要抬起头来仰望天空,便可看到那展翅飞翔的骏马。如同后来柏瑞尔转念去学习驾驶飞机,从驯马到驾驶飞机,无论哪一样,在当时听起来都是惊世骇俗的,然而决定便是那样果敢决绝,摇身一变,柏瑞尔便成为了非洲第一位女飞行员。

     

    “该如何为记忆建立秩序?我想从最初的地方开始,用织机旁的织工般的耐心回忆。我想说:‘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再无他处。’”本书开篇《来自南格威的消息》始于编辑的一篇飞行日志。没错,在那个物质贫乏而世界动荡的年代,编辑身为一“女流之辈”却以飞行员这一让众多须眉都望而却步的职业,在非洲湛蓝的天空中飞翔,俯瞰这富饶而野性的土地上的芸芸众生。众人皆谓“遨游于天际的自由”,却鲜有人知独处于辽阔穹宇的强烈孤独感,那感觉如同默不作声却一直在抓挠人心的妖怪,越是与之为伴,它便越是蚕食你心。“即便在飞机中独处一晚和一天这么短的时间,不可避免的孤身一人,除了微弱光线中的仪器和双手,没有别的能看;除了自己的勇气,没有别的好盘算;除了扎根在你脑海的那些信仰、面孔和希翼,没有别的好思索——这种体验就像你在夜晚发现有陌生人与你并肩而行那般叫人惊讶。你就是那个陌生人。”编辑在书中多次用简练而深刻的语言,向大家讲述飞行中的孤独感,她让我了解到,原来“遨游于天际”这一人类长久以来的梦想,并非全然美好,而是伴随着对人类心灵的考验的。但同时,听着她波澜不惊的讲述,我也明白了,人终究是可以战胜孤独、战胜那个“陌生的自我”。这份平静之中的孤寂,夜航中无所依赖的危机感,无不在塑造强大的心灵,塑造着足以与时间抗衡的从容不迫,人类便是凭着这样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插上了展翅遨游的双翼,飞向理想,飞向灿烂千阳!至此,编辑在我心中的形象成为了真正的“珀伽索斯”——她的爱马——希腊神话中那展翅遨游的天马!

     

    其实,从打开这本书的第一刻我便心满意足,因此书中有着令人惊喜的细节之处——书中夹增一套黑白老照片制成的明信片,那便是书的开始部分中曾出现的编辑作为飞行员期间的老照片,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便是这样一张:编辑的飞机停在非洲草原旷野之上,一些当地土著人和编辑一同在飞机机翼的荫蔽下乘凉。此情此景仿佛在为他们拍照的正是我自己,那留着干练短发的白人女孩,和几个皮肤黝黑的当地土著坐在一起,不觉丝毫突兀。这一幕令人内心和谐平静,顿感非洲草原之辽阔清新,更觉当地土著的原始学问与现代文明巧妙融合在这吞纳天地的非洲大地上,令人精神振奋,心生喜悦。

     

    也许正如译者陶立夏在后记中所写:“在这个阅读只为消遣的年代,这本书或许只是短暂的逃离,让你去往一个不复存在的非洲。合上书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改变。但你知道,曾有过那样的生活,那样的世界,那样的信念,那样的人。”的确,它改变不了大家生活的世界,但有些东西却也在默然相视之中悄然发生了变化——她在你的心中种下了一双名为“独立精神”的翅膀,待它萌发成长后,便会指引心之所向!

    2.jpg

     

    《夜航西飞》以二十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的肯尼亚为背景,真实再现了编辑在非洲的生活,其中包括她毕生钟爱的两项有趣又传奇的事业——训练赛马和驾驶飞机。柏瑞尔•马卡姆以非常动人的文字,铺陈出她在非洲度过的童年、她参与狩猎的情景、她与当地土著的情谊、她训练赛马的过程,以及她独自驾驶单翼双座木螺旋桨飞机,在东部非洲从事职业飞行并猎队搜寻大象踪迹的往事;还详细描述了她从非洲驾机回英国沿途所遭遇到的政治与自然险阻;最后更记录了她在一九三六年九月独自驾机从英国飞越大西洋直抵北美的经过。

     

    3.jpg

     

    英国女飞行员、冒险家和作家。在英属东非长大,成为驯马师和育马家,曾训练出几只肯亚达比马赛冠军。后来转向航空,向非洲大陆深处运送货物、乘客和邮件。1936年完成了从英格兰到布列塔尼岛的横越北大西洋的历史性东到西单机飞行。1942年出版着名回忆录《夜西行》。

     

    这本书得到了海明威的高度评价,让海明威自愧不如。在本书的最后一段,译者说:在这个阅读只为消遣的年代,这本书或许只是短暂的逃离,让你去往一个不复存在的非洲。合上书的时候,什么而都没有改变。但你知道,曾有过那样的生活,那样的世界,那样的信念,那样的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